何处惹尘埃

论我对新杰的印象
个人印象没什么其他意思,许多同人还是很萌的
图三百度上存的,如侵立删

三位Holmes的密谈

人物配对:麦夏

Mycroft:Eurus你以后能不能……
Sherlock:不要在Mummy面前……
Eurus:说Sherlock是受?
Sherlock[对Mycroft冷漠]:我分明在上面!
Mycroft:但其实我的确是……
Sherlock :谁说的,我分明才……
Mycroft:brother mine ,今天晚上,我们……
Sherlock :死胖子
Eurus[不详的预感]感觉今天晚上楼上房间……

圣诞节 Mycroft✖️Eurus✖️Sherlock

福尔摩斯三兄妹

“Eurus,你为什么要割伤自己?”
“我只是想看看人体的结构。”
“你不痛吗?”
“什么是疼痛?”
平静的圣诞节,Holmes 家的地窖里,Eurus 就站着墙角,轻描淡写地说着,好像她只是回答了Mycroft一个简单的填字游戏一样。

“How long ?”年幼的Eurus和Mycroft隔着一层玻璃,清澈的目光始终对不上Mycroft躲闪的眸子。
“You know. ”
“不,我问的是你多久来看我一次。”
她看着自己的兄长盯着他一尘不染的皮鞋,半晌,“圣诞节。”
“那Sherlock?”
“我会想办法的。”
“不,他……是不会来见我的吗?”
“是的。”毕竟Eurus 应该不会相信,Sherlock把她给删除了。

“Myc! ”
“对不起,Sherlock,我真的有事情。”
“你骗人!”Sherlock在电话里怒吼,“三年来,你都是说工作上的事?大英政府真的这么忙?”
“Sherlock……”
电话挂断,Mycroft相信手机一定被Sherlock摔到了地上。
他稳了稳心神,走进了那扇门。
“Sister?”
“Sherlock发现了?”
“没有。”Mycroft的伪装早已足以骗过Eurus和Sherlock。两个绝顶聪明的人并不知道,一个忘记了对方,一个以为对方依然在恨他。

Mycroft站在三英尺外看着妹妹拿起了那把小提琴
“你本来打算送给Sherlock ?我亲爱的二哥最近在干嘛?”
Mycroft挑了挑眉。
“噢天呐,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和Sherlock 一样相对不蠢的人?Myc,明年让我见见他。”
“......”
“Myc!你答应过我的,每年的生日礼物,况且去年,我帮了你那么多!”Mycroft无奈地看着自己坑哥一万年的妹妹,点了点头。

Mycroft紧紧盯着黑下去的屏幕,他并不知道Eurus 在搞什么名堂,只是平生第一次,对家人未知的一面,他感到有些无力
他看了看手机,苦笑了一下,那个特殊的铃声已经很久没有响起来,他的弟弟早已在多年前的圣诞永远忽略了他的存在

他看到手机上那个名字的时候明显有些惊讶,他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听着Sherlock 把艾琳的事情讲完,他挂了电话,叹了口气。
大雪纷飞,似乎给一切蒙上一层寒冷,验尸、点烟、沉默,一切是那样行云流水。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在Sherlock 破案的时候,站在他身后,陪伴着他,他知道这是John的角色,但作为一个最关心Sherlock的人,他一年中却没有几次陪伴在Sherlock 身边。

在Sherlock和John被击倒以后,Mycroft惊奇地发现自己安然无恙,但是下一秒,几个谢林福特的警卫员就闯了进来
“对不起,Myc "
"Eurus你想干什么?”
“多么感人啊,brother dear.没想到你能伪装成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让Mycroft感到一阵不安。
“你要对Sherlock 做什么?”
Eurus并没有回答他,“把他带下去。”
“Eurus!"
"别担心,Myc,我只是想......”意味深长的停顿,Mycroft想从Eurus推理出点信息,但Eurus就似一张白纸,能推理出的东西少得让他有些慌张。
当他站着Holmes家的地窖中时,他才深深地感受到Eurus的恶意,藏头藏尾的暗示,令人不安的故地,一切,只是想让他感到恐惧,被他的情感因素所羁绊,他太投入了,太疏忽了,人到中年,连Sherlock在艾琳事件上的错误他都没发现,何况是这个自己一直看不透的妹妹呢?
Mycroft曾一度喜欢ice man的称呼,可现在看来,才发觉对于family,他是那样不堪一击。

他被救出来的那个晚上,父母出现在他的办公室,他不得不撑着疲惫的身躯,把一切详细地告诉他们,他知道父母会责怪他,他难得地被问得张口结舌,Sherlock帮他说了几句,终于送走了父母。
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直接累到在办公桌上,他头一回觉得他多年的心血,多年的付出,却依然无法好好保护家人,他隐隐约约觉得Sherlock把大衣披在了他身上,就昏昏睡去,醒来时,自己已经躺在床上,看着歪坐在椅子上熟睡的弟弟,他的眼眶竟有点湿。

“Merry Christmas Sherlock."
"Merry Christmas Eurus."
寻常的圣诞节,安静的牢房,Mycroft看着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一字一顿地讲了出来,就像小时候一样。

“For god 's sake.Mycroft 你有没有搞错!"
"Sherlock......"
"为什么我需要带一个女朋友回去过圣诞?”
“Mummy会......”
“会失望的,当然,你难道不知道我从来没有......”
"What about the woman ?"John突然插了一句。
“Well,brother mine.就这么定了,别让mummy 失望”Mycroft带着那标准的政客笑容离开了。

离圣诞节只有三天了,John看着某只不想回家·邀请艾琳这么说得出口·干脆装死好的舍友躺在沙发上
“Sherlock......”
“Shut up,John.Mary要你陪她去买衣服由于你对那些事没兴趣而且你这个月的工资快花完了并且你还不会使用自动付款机此外Mycroft刚刚把你带去俱乐部请你来劝我去找个女朋友。”
某只不想在221B家暴·很想揍Sherlock的鼻子·干脆打个电话好了的军医果断拿出了手机。
“别打给Mycroft ,我不会接的,他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艾琳小姐……”
沙发上装死的侦探蹦了起来,该死,我怎么没想到这个,他思考了一秒后果断决定让自己磕点药进医院。
“Sherlock,Mycroft 上次把可卡因全搜走了。”
翻箱倒柜的声音
“包括我拐杖里塞的那些!”
Sherlock彻底绝望了,他接过John 的手机
"My dear Sheryl,听说你有重大的事情要跟我说?”Sherlock 狠狠瞪了好军医一眼
“没有,他只是打错了,我让他打给另一个客户......”
“oh,my poor Sheryl,你紧张得连谎话都不会编了,说吧”
Sherlock 深吸一口气:“圣诞节和我回我家去,艾琳。”然后他立刻挂了电话
John 打赌世界上没人任何人的脸可以比Sherlock 红

番外
Holmes 的家宴进行得很顺利,Eurus 难得的没有嘲讽兄弟俩的智商,兄弟俩也难得的没有吵架,艾琳也难得的没有调戏处子。
事实上,Mrs Holmes 讲了一晚上Holmes 的情史,直到Mycroft 明智的制止了她(麦哥表示心累,我妹在翻白眼啊,鬼知道她又想干嘛)
终于,夜深人静,艾琳坐在Sherlock 的床上,“晚饭很美味。”
下一秒,她就被压在了床上
“你才是我的晚餐。”Sherlock 轻声说道

永远在你身边陪伴


Mycroft 走的时候,他平静地像一张白纸,发了条短信,就静静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长兄。

“沙发,沙发,Sherlock 他睡沙发。”
他撇了撇嘴,恨不得不顾绅士风度把自家哥哥赶出221B,
他的确是更聪明的那个。

"Also,Your loss will break my heart ."
他不淡定地呛了一口
或许他是为数不多看到ice man human 的一面的人吧

"The east wind is coming.Sherlock ."
他和John曾经非常开心地在精明的大英政府面前上演了一场“鬼片”
他真的不知道在他知道东风的真相后,他会看到哥哥最脆弱的一面

他一直喜欢嘲讽Mycroft的发际线
直到有一天
他看到Mycroft头上出现了和Greg一样的银丝

友人一个又一个离开
那天,他站在小黑伞下
看着室友的墓碑,一言未发

退休的二人回到了祖宅
墓碑仍旧
只是,那个渴望救赎的人早已入土

此时,他摸了摸Mycroft冰冷的脸庞
把头埋在他怀里
像小时候那样,只是,他和他,都不会再醒来

立伊,虐

立法✖️伊月 安倍从来没见过立法醉的那么厉害,微红的脸庞却掩盖不住那丝憔悴,淡蓝色的头发末梢蘸上酒,看上去有些脏乱,衣服的前襟早已被酒浸湿,他摇摇晃晃的坐在那儿,一手松松的握着烟枪,另一手则拿着酒继续往嘴里灌。 “立法!你在干什么??你喝了多少?” “伊月......”微微颤抖的声音,似乎还在努力抑制着什么。“伊月你爱他对吗?” “立法你别喝了,你这个样子别被小雫看到......”他伸手去夺立法手中的酒,却被立法握住了手。 “伊月,你爱我吗?” “立法你醉了,我......“ “伊月!回答我!” 四目相视,蓝眼睛时候完全没有醉酒的迷茫,仔细的捕捉着黄眼镜中的每一丝变化,忽然,那带着希望的光芒黯淡了下来。 “不,我爱芦屋。”他正想挣脱立法的手,但对方却顺势把他拉进了怀里。 “立法!”无用的警告,那沾满酒气的双唇狠狠的吻了上去,双手紧紧地抱住对方。 “唔!”立法痛苦地看着所爱之人狠狠地瞪着他,依旧继续深吻,灵巧的舌头努力撬着着那死咬的牙关。 “安倍?”熟悉的少年音,立法一失神,让安倍挣脱了出去。 “伊月,别走!”这是安倍听过立法最柔弱,最无助的声音,他怔怔地站了一会儿,还是大踏步地离开了蝾螈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