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惹尘埃

圣诞节 Mycroft✖️Eurus✖️Sherlock

福尔摩斯三兄妹

“Eurus,你为什么要割伤自己?”
“我只是想看看人体的结构。”
“你不痛吗?”
“什么是疼痛?”
平静的圣诞节,Holmes 家的地窖里,Eurus 就站着墙角,轻描淡写地说着,好像她只是回答了Mycroft一个简单的填字游戏一样。

“How long ?”年幼的Eurus和Mycroft隔着一层玻璃,清澈的目光始终对不上Mycroft躲闪的眸子。
“You know. ”
“不,我问的是你多久来看我一次。”
她看着自己的兄长盯着他一尘不染的皮鞋,半晌,“圣诞节。”
“那Sherlock?”
“我会想办法的。”
“不,他……是不会来见我的吗?”
“是的。”毕竟Eurus 应该不会相信,Sherlock把她给删除了。

“Myc! ”
“对不起,Sherlock,我真的有事情。”
“你骗人!”Sherlock在电话里怒吼,“三年来,你都是说工作上的事?大英政府真的这么忙?”
“Sherlock……”
电话挂断,Mycroft相信手机一定被Sherlock摔到了地上。
他稳了稳心神,走进了那扇门。
“Sister?”
“Sherlock发现了?”
“没有。”Mycroft的伪装早已足以骗过Eurus和Sherlock。两个绝顶聪明的人并不知道,一个忘记了对方,一个以为对方依然在恨他。

Mycroft站在三英尺外看着妹妹拿起了那把小提琴
“你本来打算送给Sherlock ?我亲爱的二哥最近在干嘛?”
Mycroft挑了挑眉。
“噢天呐,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和Sherlock 一样相对不蠢的人?Myc,明年让我见见他。”
“......”
“Myc!你答应过我的,每年的生日礼物,况且去年,我帮了你那么多!”Mycroft无奈地看着自己坑哥一万年的妹妹,点了点头。

Mycroft紧紧盯着黑下去的屏幕,他并不知道Eurus 在搞什么名堂,只是平生第一次,对家人未知的一面,他感到有些无力
他看了看手机,苦笑了一下,那个特殊的铃声已经很久没有响起来,他的弟弟早已在多年前的圣诞永远忽略了他的存在

他看到手机上那个名字的时候明显有些惊讶,他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听着Sherlock 把艾琳的事情讲完,他挂了电话,叹了口气。
大雪纷飞,似乎给一切蒙上一层寒冷,验尸、点烟、沉默,一切是那样行云流水。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在Sherlock 破案的时候,站在他身后,陪伴着他,他知道这是John的角色,但作为一个最关心Sherlock的人,他一年中却没有几次陪伴在Sherlock 身边。

在Sherlock和John被击倒以后,Mycroft惊奇地发现自己安然无恙,但是下一秒,几个谢林福特的警卫员就闯了进来
“对不起,Myc "
"Eurus你想干什么?”
“多么感人啊,brother dear.没想到你能伪装成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让Mycroft感到一阵不安。
“你要对Sherlock 做什么?”
Eurus并没有回答他,“把他带下去。”
“Eurus!"
"别担心,Myc,我只是想......”意味深长的停顿,Mycroft想从Eurus推理出点信息,但Eurus就似一张白纸,能推理出的东西少得让他有些慌张。
当他站着Holmes家的地窖中时,他才深深地感受到Eurus的恶意,藏头藏尾的暗示,令人不安的故地,一切,只是想让他感到恐惧,被他的情感因素所羁绊,他太投入了,太疏忽了,人到中年,连Sherlock在艾琳事件上的错误他都没发现,何况是这个自己一直看不透的妹妹呢?
Mycroft曾一度喜欢ice man的称呼,可现在看来,才发觉对于family,他是那样不堪一击。

他被救出来的那个晚上,父母出现在他的办公室,他不得不撑着疲惫的身躯,把一切详细地告诉他们,他知道父母会责怪他,他难得地被问得张口结舌,Sherlock帮他说了几句,终于送走了父母。
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直接累到在办公桌上,他头一回觉得他多年的心血,多年的付出,却依然无法好好保护家人,他隐隐约约觉得Sherlock把大衣披在了他身上,就昏昏睡去,醒来时,自己已经躺在床上,看着歪坐在椅子上熟睡的弟弟,他的眼眶竟有点湿。

“Merry Christmas Sherlock."
"Merry Christmas Eurus."
寻常的圣诞节,安静的牢房,Mycroft看着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一字一顿地讲了出来,就像小时候一样。

评论(2)

热度(92)